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财经 > 财经 > 正文

经济增速下滑应是深圳下一次跃起的下蹲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编辑:关浣非 时间:2019-12-23

关浣非

11月4日,深圳市统计局公布了深圳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数据,GDP 18689.13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比上年同期增长6.6%,与深圳上半年GDP增长7.4%相比下降了0.8个百分点。与广州相比,深圳经济增速由去年的8.1% 下滑到 6.6%,而广州则由 6.3% 上升到 6.9%!

值得注意的是,数据显示,深圳前三季度的三大产业结构由上年同期的0.1:40.2:59.7调整为今年前三季度的0.1:39.3:60.6,第二产业增速放缓。

增速放缓可从资本投入上找原因

经济增长始终是由资本分配所决定的,深圳经济增速放缓可以从资本投入上找原因,即要回答清楚资本去哪儿了、资本投哪儿了、投资量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在深圳市政府官网上查看数据发现,2019年1—7月,深圳固定资产投资中,第二产业投资增速放缓,甚至继2016年下半年之后再次出现负增长,而作为第二产业最主要的构成,深圳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速也在今年出现放缓。

作为外向性程度极高的中国进出口大市深圳,因贸易摩擦对进出口所产生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今年上半年,深圳进出口总额下降 0.9 个百分点,其中进口总额下降了 7.8%,这是多年来没有过的现象;而消费增速下滑则与香港持续动荡所带来的经深圳赴港游客的骤然减少有直接关系。

近几年,制造业搬离深圳的消息不绝于耳,搬迁主体甚至从低端的落后产能逐渐蔓延至先进制造业,尤其是一些大中型企业。深圳有相当一批企业已经先行一步往深圳周边等地有计划地开展产业转移。比如,华为一次性2700名员工从深圳搬到东莞松山湖,华为公司现已经在松山湖园区先后投资建设了华为大学、华为终端、华为研发实验室等项目。

而与深圳最为邻近的东莞,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592.01亿元,同比增长7.2%,比上半年提高0.3个百分点,增速高于全国、全省平均水平,在广东省排第二位,在珠三角排第一位。分析认为,东莞制造业的持续发力是与深圳制造业企业的外移有直接关联的。

同时不能否认,深圳正在经历诸多都市发展所面临的同样的顽症 : 聚集不经济。急剧上升的营商成本正在迫使相当的制造业和其他行业迁移,即使搞人才房,也只能解决人的住的成本问题,解决不了企业发展的其他成本问题。

深圳的五大新目标

深圳是中国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地区,民企占比高达96%以上,截至2019年5月,全市民营经济商事主体达314.3497万家,在全市商事主体的占比高达97.66%。其中,民营企业195.3459万家,占全市企业总量的96.29%。因此企业对经济环境的变化也最为敏感,在内外经济不确定性有增无减的情况下,企业家选择观望或者作出保守的选择是正常的。

经济增长因内外部环境变化而发生波动并不奇怪。然而,正因为深圳过去数十年一直受到全国上下的高度瞩目,也承载着国家未来发展的特定期望,因此深圳的经济发展对中国也就有了非同寻常的意义。

无论从全球先进城市的发展历程上看,还是从国家对深圳未来发展所赋予的使命上看,深圳的未来都不必过分担心,通过培育新的竞争优势、优化及升级产业结构、扬长补短,某一阶段的经济调整甚至下滑反倒有机会成为下一次经济跃起的下蹲或深蹲。

在不久前公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中,中央对深圳清晰地提出了五方面的发展目标定位:高质量发展高地、法治城市示范、城市文明典范、民生幸福标杆、可持续发展先锋,要求深圳在经济高质量发展、可持续发展关键方面要走在全国前列,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先行示范区。

在这样的目标之下,深圳要做的就是要继续发扬和光大改革开放精神,始终坚持尊重市场、尊重企业家,始终保持一种临战的姿态超前谋划和解决经济发展过程中所可能出现的问题,相信深圳一定可以不辱使命。

高端金融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前景广阔

从与深圳相邻的香港二战后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到,香港由过去的渔村成为当今名列前茅的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走过了从上世纪50年代的工业化到80年代的多元化再到今天的高度服务业化发展道路,这起码会给深圳带来这样的启示,即在难以规避聚集不经济大都市病之时,经济发展只能在高度服务业化上做文章、寻找新的增长点,深圳完全可以在两个短板上做文章的,一是高端金融业,二是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前者不仅要在市场开放上加大步伐,更要在资本开放上有所突破;后者则需在实现国家科创中心目标过程中做出超前的部署和努力。

在中央赋予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诸多任务中,研究数字货币的开发和应用是一项很明确的要求,这是一项事关中国金融体系运行效率的根本性创新,又是中国有可能在国际支付领域实现换道超车的技术系统革命,如果深圳能在这一领域率先实现突破并做出贡献的话,那无疑将会大大提升深圳在国内外金融市场上的地位。腾讯在提供微信支付方式多年以后,现开始筹备区块链虚拟银行项目;而华为去年已开始在触碰式支付方式上做出尝试。未来则需要深圳的企业在去中心化的支付技术上能在全球实现突破。

作为中国的第一出口大市,深圳具有发展供应链金融的天然行业优势,因此需要进一步打通居上游的零件、模组中小型生产企业与具集成加工功能的生产型企业以及提供国际贸易供应链物流、仓储、报关、税务处理、资金融通服务的供应链管理企业间的产品生产加工、物流仓储、资金流动信息传输管道,建立商业银行与供应链管理企业间的资金融通配套机制,积极发展支持供应链金融资产化的资本市场。未来在这方面深圳是大有发展空间的。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