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365bet真人 > 新闻 > 正文

上海:基层社会自治的多元化路径

来源:《南风窗》 编辑:刘郝 时间:2019-12-12

2019年1月4日,上海川沙新镇金磊苑小区停车位严重不足,经过多个社区部门的通力协作,对小区废弃广场、健身点改造,车位数从80多个增加到了180个,缓解了车位需求

如今的上海,已经发展为超过2400万人口规模的超大城市,这当中,非户籍外来人口超过一千万,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超过五百万,正式注册的外国公民超过十五万。与此对应的是,上海社区也呈现出复杂多元的结构。

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四个多月来,如何在垃圾分类行动中让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落地,成为上海各个社区面临的一道难题。

施行之初,不少社区抱着“21天养成一个习惯”的设想,以为条例出台后,垃圾分类不过是居民自然而然的行为。但事实比想象更加复杂,甚至连一个垃圾箱房建在何处,都要经过反反复复的考量和协商。

“垃圾分类不只是为了垃圾分类。”在上海市爱芬环保联合创始人郝利琼看来,垃圾分类是在“集体性问题”和“共同性学习”中推动社区自治。

历经更多的反复和探索后,上海的多元社区才逐渐找到各自适切的治理方式。

迷你社区:自治要讲人情味

“社区领袖”是上海社区内较为流行的一种称呼。出生于1949年的王国扬正是陶瓷大楼居民眼中的“社区领袖”。他的正式职务是静安区海昌居委会秘书长。

王国扬所在的小区面积不大,仅有陶瓷大楼一栋,总共42户居民。他兴趣广泛,精力旺盛,讲起话来常能滔滔不绝,对每户居民的大事小情足够热心。身为这个仅有独栋7层楼的“社区领袖”,王国扬的核心理念是,“社区自治,就要把人抓好,人和人的距离近了,就都好办了。”

11月13日晚,王国扬正在楼旁20米的居民会办公室清理书架。7点一过,按照垃圾投放“定时定点”的管理方式,垃圾箱房随即被值班保安锁好,还没几分钟,6楼居民曹瑞芳提着一袋垃圾急匆匆赶到。因为楼层高,又没电梯,她行动慢了一拍,不知该怎么办,只得站在门口左顾右盼。

这被正出门的王国扬看到,“垃圾先放地上,我看着,你快去忙。”他把事情揽下来,等了七八分钟,等保安巡逻回来后,又把实情告知,在保安协助下,把迟到几分钟的垃圾投放进箱房内。

“垃圾分类,管理是死的,但楼上楼下都认识,要融通,也得变通。”迷你社区里,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做社区自治,要顾及情面,还要互帮互助。“自治不能搞复杂,都是邻居,要简单一些。”这是王国扬的社区自治之道。

王国扬告诉《南风窗》记者,刚开始听到“社区自治”这个号召时,他也不怎么理解,在潜意识里,那是区里和街道要负责的事情,居委会和居民没什么责任,是要“被自治”的对象。

但早在两年前,陶瓷大楼就被选为上海市垃圾分类试点,2017年9月18日,社区的垃圾分类正式启动。

小区住户大多是上海市陶瓷总公司退休员工,集体主义思想在退休老年人当中尤为浓厚。虽仅有42户,但党员就有12个。在党员组织下,社区建立起10人组成的垃圾分类志愿者固定团队。

垃圾分类甫一开始,每天都有7名志愿者轮流进行值班,手把手教老人们怎样垃圾分类。有的老人脾气大,一听就不耐烦,“你以为我不会还是怎么的?”党员志愿者不辩驳,自己把分错的垃圾拣出来,两三次下来,大家看了都觉得不好意思。这之后不久,社区流行起“只讲大学”这样一个笑称,谁只说不做,谁就是“只讲大学毕业生”。

党员带头是上海垃圾分类社区动员的普遍做法,但在这座既是老同事又是老邻居的迷你社区里,这一方式对老同志们显得尤有说服力。

在他看来,社区自治无非是安全、环境和文娱活动三方面,但都得围绕着“人情味”这个词来摸索。

邻里关系是社区治理的关键。42户居民,在居委会组织下,社区老顽童俱乐部形成演奏队、舞蹈队、老顽童俱乐部、越剧班等“好几套班子”,“人和人之间关系好了,才能实现自治。”93岁的阿妈每周三都要坚持下楼听越剧班表演,老阿妈一坐就到中午十一点半,其他住户一起表演一起活动的劲头越来越大。

“寓教于乐更重要。”曹瑞芳告诉《南风窗》记者,居委会每小半年就会举办一次知识竞赛,“小龙虾是什么垃圾?一颗核桃怎么处理才能被扔掉?”老人们坐在一块,没几句话,自己被自己的问答逗乐起来。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才能老有所为。”王国扬觉得,42户居民心往一处使,才能有精神面貌和集体目标。在他看来,社区自治无非是安全、环境和文娱活动三方面,但都得围绕着“人情味”这个词来摸索。

因为条件有限,这座建于1991年的大楼,始终使用着三箱式的垃圾箱房,这比正常的垃圾分类箱房少了一个,但三个月来,陶瓷大楼再没一个随意丢弃的垃圾袋。

超大型社区:自治要群策群力

巨型航母的转向并不容易。在7月1日垃圾分类正式施行前,特大型社区中远两湾城迟迟拿不出应对方案。对于这座普陀区苏州河畔,拥有近4万居民的航母式社区而言,垃圾分类算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直至6月下旬,整个社区才硬着头皮开展撤桶并点,撤掉原先的288个垃圾桶,在27个临时点位上摆放“四分类”垃圾桶。撤桶并点在中远两湾城有天然的困难,规划之初,小区没有设想到垃圾箱房的位置。建多少垃圾投放点,建在什么位置,怎么把理念和信息传达出去,在4万人的小区里可谓寸步难行。

7月初,住户的朋友圈里先炸开了锅,垃圾遍地、蚊蝇乱飞的照片一张又一张。11569户居民和196家商铺的生活垃圾连同建筑垃圾,也让27个点位上的垃圾桶“炸开了锅”。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