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365bet真人 > 新闻 > 正文

盟友的算计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韩永 时间:2019-12-13

11月15日,正在首尔访问的美国防长埃斯珀公开施压,要求韩国大幅提高2020年美军驻留经费,开价从目前的8.8亿美元提高到47亿美元,增加4倍多。另据美国《外交政策》报道,今年7月份,美国时任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曾向日本提出类似要求,要求日方将所负担的军费翻两番,从20亿美元增至80亿美元。

对韩国来说,这已是美国今年内第二次提价。今年3月份,美韩签署第10份防卫费协定,韩方承担的防卫费较2018年增加了8.2%,且不像以往一签几年,而是一年一签。

合同年限的变化,已经为军费上调预留了空间。再往前看,特朗普一直对另一盟国德国施加压力,要求其将军费开支提高到占GDP的2%,并发出了如果其不如数缴纳军费,将把驻德美军转移至波兰的威胁。

但默克尔不吃这一套,她直接回怼:“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只需要美国履行承诺。”德国一位议员火上浇油,让美国“最好把核弹一起带走”。相比之下,日本的回应要柔和很多。其认为美方所提涨幅“不现实”,告诉博尔顿“日本在(美国)盟国中负担(驻扎美军费用)比例已经最高”,因而拒绝这一要求。

美国国防部2004年发布的报告显示,2002年驻日美军费用74.5%由日本承担,比例远高于其他国家,美国此后再没发布各国分摊比例。

日本横田美国空军基地的“鱼鹰” 倾转旋翼机。图/视觉中国

韩国的态度则有两面性,一方面对美国罔顾盟国情感、狮子大开口的行为很气愤,同时又对在朝鲜半岛上空“空气稀薄”的情况下,美国是否会裁减驻军感到担忧。

上述态度强弱的变化,取决于这些国家对美国军事存在的依赖程度。相比之下,在欧盟中处于核心地位的德国选择的空间最大,默克尔和马克龙也一直对组建“欧洲军队”,进而摆脱美国的控制非常上心。日本和韩国之中,后者对美国的依赖更大,这主要与该地区的地缘政治有关。

上世纪70年代,美韩同盟曾出现弱化趋势,美国决定从韩国撤军,但遭到了后者的强烈反对,最终仅撤走了少量美军。

另一方面,这并不是一个驻在国单方获益的事,在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军事存在,对美国也不无裨益。只不过到了特朗普这儿,很多的政治问题被换算成了经济利益,即便由此可能损害美国在盟国中的政治角色。

所以,这件事情的解决,最终可能逃不过讨价还价的套路。美国提出4至5倍的军费增长,未必就是其最终的底线,或已留出广阔的削减空间;而驻在国的拒绝,也并非铁板一块,只是要将价钱谈到有合适性价比、本国民意也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一开始态度强硬的德国也在发生变化。11月7日,默克尔在会见来访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时表示,德国将努力完成北约制定的目标,即到2024年成员国国防预算增加到GDP的2%。

上一篇:问责:响水爆炸的“回响”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